力士乐照明上周五宣布,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吴长江辞职。股票在盘中下跌了30%。谣传吴长江的突然离开是与投资者冲突加剧的结果。

昨日,《财经日报》的一名记者试图联系赛富基金的执行合伙人闫妍,但他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一位熟悉力士乐照明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私募股权对企业发展的影响主要在于上市前对企业绩效目标和发展战略的干预。在这种情况下,由于投资者和企业之间的差异,投资者在中途换马的情况并不少见。例如,母婴产品零售商红孩儿(Red Kids)失去了对创始团队的控制,因为投资者和创始人在企业发展的战略理念上意见不一,最终导致风投介入管理。

“但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力士乐照明一直锁定其背后投资者的利益,其对公司的影响力日益下降。此时,投资者很少会煞费苦心地调整公司的股东结构。”这些人说。

不过,他强调,企业所有权结构的变化导致创始人无法继续影响董事会,进而获得董事会的支持,这也是吴长江不光彩地离开公司的主要原因。

事实上,力士乐照明可以在行业中保持目前的地位。力士乐照明背后的一群知名风险投资机构也可以被称为助推器。然而,程颐和小何却输了。现在想来,他们也可能成为吴长江最终离开的间接参与者。

早在2006年,软银赛富(现更名为“赛富基金”)就以2200万美元的价格获得了力士乐照明约35.7%的优先股。两年后,高盛在力士乐照明公司投资了3600多万美元,赛富基金又投资了1000万美元。到力士乐上市时,赛富基金和高盛分别持有30.73%和9.39%的股份,软银赛富当时的股份超过了吴长江的29.33%,成为控股股东。

此外,深圳创投和贝恩投资亚洲董事总经理竺稼也先后通过转让力士乐照明一名股东的股份成为股东。在上市之前,中信证券的周家族、建行国际和七匹狼的成员又贡献了4500万美元作为基本投资者。

在一批投资机构的推动下,力士乐照明于2010年5月20日成功登陆香港证券交易所,成为一家与国际资本相结合的内地照明企业。

“事实上,在力士乐照明上市之前,吴长江还从该企业的其他股东那里购买了股份,以获得他在企业中的地位。该公司上市后,尽管部分股东出售了部分股份,但吴长江第二个孩子的股东身份并未发生实质性变化。”业内人士表示。

随着力士乐照明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施耐德,这也表明吴长江在企业中的地位越来越不稳定。目前,吴长江在力士乐照明的董事会中只有两个席位,即吴长江和另一位执行董事兼副总裁穆羽,而其他四位非执行董事均来自软银赛富、高盛和施耐德。于是力士乐照明唯一的执行董事。

这不是吴长江的第二次离开。2005年,力士乐照明的三个股东之间出现了严重分歧。另外两位股东认为,由于前几年的持续投资,公司现在应该在盈利后支付股息。然而,吴长江想继续投资赚来的钱,让企业变得更大。双方没有给最终的董事会投票让路,吴长江被迫退出。然而,由于各种供应商的支持,吴长江回到雷克斯和其他两个股东退出。“当时,如果股东急于支付股息,这表明企业内部存在根本矛盾。”上述知情人士指出,显然,这一矛盾至今似乎仍未平息。

这一次,吴长江坚决辞去了力士乐照明的所有职位,或者暗示他将放弃自己创办的企业。

“在情感上,我们不能接受,但为了公司的利益,我们接受结果。”据力士乐照明内部人士透露,吴长江已经正式离开公司。赛富亚洲基金的非执行董事兼创始合伙人将出任董事长,施耐德的张将出任首席执行官。"但是闫妍不应该经常呆在公司里."